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记忆

2020-01-04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培根铸魂,用诗篇传递铁道兵精力

铁道兵日子诗系—

襄渝铁路,简称襄渝线,东起湖北襄阳,西至重庆。全线由铁道兵部队以及各地民兵、学兵承建。我在襄渝线上待了三年半,驻地紫阳成为生射中的第二故土。我的诗篇写作便是从这儿起步的,当年留下的文字虽显幼嫩,却有日子气息,有真情实感…有诗作当选《春从北京来》之中。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在陕西紫阳与战友合影留念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咱们的名字叫铁道兵

咱们的名字叫铁道兵

习惯了倾听钢铁的声响

铁锤、铁镐、铁锹

钢钎、钢轨、钢筋

还有风枪、斗车、道钉

用钢铁命名的这支部队

更晓得用钢铁铸魂

扛着枕木向前走

侧弯的脊柱仍是铁骨铮铮

像峭壁上的岩石经得起风吹雨打

踏遍青山,养成喫苦耐劳的品性

祖国啊,只需唱起志在四方

咱们总是热血欢腾,勇当修路前锋

喊出的号子能够拥抱蓝天白云

即使今天老了,回望来路仍分外骄傲

咱们的名字叫铁道兵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武当山门我来开

武当山,飞云彩,

巍巍耸峙鄂西北。

自古有句口头谣:

天马不敢崖上踩!

不敢踩?我敢踩!

铁道兵部队修路来。

兵士自有金钥匙,

武当山门我来开!

风枪吼,抒发怀,

开山号子飞天外。

学习雷锋精力振,

干劲打从心底来!

峭崖嶙峋断流云,

正好拴作保险带。

足踏惊雷走险峰,

山高在我脚底踩。

别看“老虎嘴”脾气怪,

三炮轰不掉下巴腮,

我请师傅开心窍,

才智打从实践来。

斜凿眼,巧布炮,

“老虎嘴”在我手下败。

听响雷一声震山响,

云里苍鹰都惊呆。

石雨落,风喝彩,

武当山门为我开!

地下长廊飞歌声,

明日火车鸣笛来!

兵士挥汗露笑脸,

热情如涛涌胸襟:

祖国要修多少路,

山门自有我来开!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筏上炊烟写下的故事

这条江不舍昼夜的奔腾

像在与两岸峻峭的山崖比气势

咱们的时刻搁在木筏上

也跟着江水流动

筏上飘飞的炊烟

是修路者进军襄渝线的信号

铁道兵兵士想把一条铁路

扛进大巴山里

柴火烧起来哟,哔哩叭哩

风吹火旺,点着火热的论题

满怀热情顶风而涨

伴咱们煮一江欢腾的日子

炊烟袅袅犹似洒脱的神笔

把咱们积累良久的誓词

轻松地写上云天

写上屹立两岸的石壁

最是木筏滑过浅滩时

鳞次栉比的鱼群绕着长橹散步

弄出诗意的水声和笑语

一条金色的鲤鱼蹦到筏上

给咱们很多意外的惊喜

筏上炊烟撒一路饭香菜香

馋得两岸青山也想挨近来

咱们常常坐在筏尾的方位

快活地把双脚伸进水里

像在家园的水塘敲打水花

拍出筏上日子的很多趣味

待来年,列车从这儿奔驰而过

亲爱的旅客们,会不会读一读

筏上炊烟留下的故事…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太阳啊,太阳…

肩着晨星上工

踏着月色归营

咱们一头钻进大山的胸膛

乃至见不着太阳的踪迹

这儿没有孩子单纯的笑声

这儿没有彩裙飘动的倩影

只需咱们心爱的风枪

咬着掌子面上严寒的岩石

咬破这儿的单调和烦闷

今天,打通了千米长隧

给大山凿出一个豁亮的窟窿

咱们跑着喊着奔出洞口

猛然瞅见冉冉升起的太阳

那振奋,那热情

恨不得肋下生翅飞起来

把红彤彤的太阳抱在怀中

像抱故土儿时的玩伴

像抱久别重逢的亲人

在祖国的山水间修路架桥

咱铁道兵兵士爱民知恩也多情

踏遍千峰万岭铺秀丽

更有志在四方的胸襟…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我和后勤部长同拉锯

锯末纷飞,锯声嘶嘶,

我和后勤部长同拉锯。

墨线弹得直如尺,

锯路走得快又齐。

铁锯络绎,跑上走下,

部长掌锯,一仰一俯。

莫看几十年里汗水浸青丝,

磨硬了茧子的双手闲不住。

铁路上马,工期正急,

部长哪一天不想着工地?

打地道,送去圆木撑洞顶,

立桥墩,送去模板作护壁。

锯末嗖嗖落金雨,

催咱官兵一致齐尽力。

仰头时,望见后勤部长淌汗的脸,

昂首时,看到能上能下不锈的锯。

所以,我想到千里铁路线,

为什么能在崇山峻岭间穿针般发明奇观;

所以,我听到官兵协力的拉锯声,

也孕育着火车欢叫的汽笛…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爬山号子响连天

推土机要上山,

谁个说这难?

嘿!今天脚板加了钢,

咱敢称豪杰!

嘿咗—攥!

麻绳捏出汗;

嘿咗—攥!

石头蹬出坎。

构筑襄渝线,

兵士浑身胆。

山高在咱脚下踩,

遇着珠峰也敢攀。

嘿咗—攥!

军衣汗浸咸;

嘿咗—攥!

撼动半边山。

山风帮咱擦热汗,

野藤作我扶手栏。

毅力送来英豪胆,

干劲何止一处添?

嘿咗—攥!

雨云被踏乱;

嘿咗—攥!

山花笑红脸。

铁路斥候不畏难,

迈开双脚闯险关。

今天练得功夫硬,

明日把火车攥上山!

嘿咗—攥!

号子如雷震群山;

嘿咗—攥!

兵士跨步谁敢拦?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深山里的婚礼

今夜,天上的星星

就像咱们了解的同乡邻里

热热闹闹,都往这条山谷中挤

莫不是想参与连长的婚礼

山崖垂下一条洁白的琴弦

山泉抱满星光,唱着新曲

咱们连长的婚礼

选在铁路通车的日子

深山里也充溢日子的情味

看夜色里流萤络绎来往

三五成群,闪闪熠熠

犹似天上的星星挤落谷底

它们也在张灯结彩

兴致勃勃,赶来恭贺新禧

新房—一座茅棚

青竹编墙,黄泥抹壁

武士的生计常伴着疾走的山风

为国喫苦,为民出力

火辣辣的阳光熨烫兵士的衣裳

咱们甘心和山里的石头蹲在一同

当新娘走进这粗陋的小屋

新竹的幽香还阵阵扑鼻

该怎样叹服这位连队的新嫂

她从北京来到偏僻的山里

连长只需一条背包绳捆起的家当

乃至房顶的茅草难挡强雨的狙击

新嫂要用教师这双柔嫩的膀子

挑起深山与首都两种日子的担子

只需捡起那枚军功章的一半

肩上的职责就有一座山的意义

狡猾的小胖请连长介绍经历

连长耍滑—问你们的教师

新嫂没有内疚,一席话儿

说得大伙乐了,满屋欢歌笑语

哦,天幕上,哪颗星是电视卫星

请转播这场深山里的婚礼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咱们一同当过铁道兵

郭仲元同志来京,与从前在襄渝线上一同战役过的老战友团聚于北平食府,谈笑自若,共叙友谊…

咱们从前戎装在身

一同当过兵

回首往事

总是热血欢腾

甘心将生射中最夸姣的韶光

献给心爱的兵营

是的,咱们从前戎装在身

一同当过铁道兵

军旅生计里

便是存亡弟兄

耳畔常常激荡着

志在四方的歌声

是的,咱们从前戎装在身

一同在紫阳洞河当过兵

同饮一江水

一同钻山谷,住草棚

当年,提起自己的悉数家当

只须一根背包绳

清晨,在同一个场地上出操

遵从同一个口令

就这样,在同一口锅里吃饭

互相了解对方的品性

乃至了解互相的呼吸

迈动脚步的声响

咱们从前一同当过兵

战友缘,一生情

生射中有过从戎的年月

同声唱亮芳华芳华

此时,让咱们碰杯

热烘烘的感觉

碰出心里的声响

战友啊,战友

人间有如此亲热的称号温暖魂灵

放在心上痕迹扎根

话入酒中总关情

霜叶红胜二月花

席间秋如春

战友啊,战友

相逢京城倍觉亲

义重六合宽

莫说落日近傍晚

结缘伴此生

永志不了情

初心唤醒襄渝线的回忆

作者简介:

李武兵,曾用名李武斌,笔名春晖,湖北武汉人,现居北京。1968年3月入伍,曾任职于铁道兵六团机械连、铁道兵二师宣传科、铁道兵、总政群工部,系我国作家协会会员、我国散文学会会员。曾在《《解放军报》《《新华文摘》《人民文学》《诗刊》《解放军文艺》等报刊宣布诗作近千首,著有诗集《三月梨花飞》《乡恋》《珍宝集》《蓝色的爱情》《爱心之吻》《李武兵抒发诗选》上下册散文集《太阳鸟》长篇纪实文学《天然之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铁道兵

我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是一支铁道工程技术部队。1945年8月我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东北组成的一支装备护路部队,后改为东北民主联军护路军。1953年9月9日,中央军委决议组成铁道兵领导机关,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军种进入人民解放军序列。1954年3月5日,铁道兵司令部正式在北京建立,最多时铁道兵总兵力达40余万人,先后修建了鹰厦铁路、成昆铁路、贵昆铁路、襄渝铁路、东北林区铁路、新疆南疆铁路、青藏铁路和北京地铁工程等大型铁路,立下了丰功伟绩。我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在我国人民革新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餐风露宿、披荆斩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流血牺牲、气贯长虹,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做出了永存的奉献。直至1983年2月吊销建制并入铁道部,共走过了35年的战役历程。

吟诵《爱上冬雪》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